国内百晓讲新闻网主页 > 嘉善新闻网网国内 >
摘要:{随机段子}...

建筑集团

学生宿舍变快捷酒店 北京某教育规划用地被商用十余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附近的居民反映,家门口原本规划建设居民区配套中学的教育用地,却常年被快捷酒店、美发、口腔医院等商业机构占据,已经“建成”的学生宿舍成了快捷酒店,食堂成了餐厅。那么,教育规划用地为何不见“教育”的踪影?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教育用地变商地,违法!

      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业主冯先生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在北五环仰山桥北19个小区,居住居民超过8万人,业主们发现,原本规划中与居住区相配套的一块教育用地,2004年就初具学校模样,宿舍、食堂、礼堂均已“建成”,如今却被快捷酒店、超市、美发、餐饮等商业机构侵占。业主称:“自从04年盖好以后就整个都派做商用了,从酒店锦江之星到饭店到超市到国际月子中心……整个全是商业用途。”

      中国之声记者调查发现,已“建成”的5层宿舍变身快捷酒店,而规划中的食堂也被酒店的餐厅和另一家餐饮企业占据。

      记者:“这楼上宾馆就是宿舍对么?”业主:“对。里面还有一个礼堂……这是食堂……”

      该区域位于朝阳区仰山路和拂林路交叉路口西南侧,原北京市规划委员会2004年核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显示,这一区域建设项目名称为北苑北辰居住区中学(A西-2区),用地面积14459.7平方米。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把教育规划用地出租作商用,系违法行为。“绝对是违法的,这块地用途不是干这个用的,而是为小区业主配套服务的,凭什么租出去?租出去侵犯了全体业主的利益。”

      此外,与该区域隔街相临、仰山路和拂林路交叉路口东南侧还有一块面积达18895.27平米的用地,同样为教育规划用地,建设单位为北京北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规划委2005年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显示,该区域建设项目为居住区中学(A东1区)教学楼等。目前,坐落在该区域的并非公立中学,而是一所名为力迈中美学校的私立国际学校。

      专家:教育设施产权不清晰问题有历史原因

      中国之声记者查询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网站发现,上述两块教育规划用地仅可以查询到建设用地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无法查询到规划核验(验收)信息,也就是说,该教育规划用地是否竣工并通过相关部门验收核验还有待确认。北京市规划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网站信息可能会有遗漏,用地是否通过验收,需要提交查询申请,大约20个工作日会有查询结果。

      相关规划文件还显示,涉嫌被商用的教育规划地块建设单位为北京新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平台数据,该公司已注销,股权已100%转让凯德置地(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中国之声记者就此事致电凯德置地公司,工作人员以相关负责人员外出开会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

      《北京市居住公共服务设施配置指标实施意见》中提到,社区级教育类设施产权原则上归教育部门所有。那么已“建成”的教育用地究竟是由谁出租的呢?中国之声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租用该教育用地的某餐饮企业底商,他表示,其门店承租合同是与个人所签,但应对方要求,不能提供具体信息。

      底商老板称:“是和个人签的,一个底商一个房东,联系方式人家不让给。”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分析,北京奥运村社区的问题较为典型,教育设施产权不清晰问题有其历史原因,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地方政府部门应予以保障,并根据居民需求配套相应的公办学校,但此前一些地区将教育配套工程交由小区开发商完成,由此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熊丙奇表示:“之前我国很多地方政府由于教育投入不够,想调动社会资金来解决问题。于是采取了开发商如果开发一个房产,你就建好公建配套的做法。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存在非常多的问题,比如有的开放商在最初想以此来吸引业主,可能最后却没有兑现,结果成了烂尾工程。还有的开发商认为是自己建的房子就可以自己办学,于是办了私立学校,因此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公立学校缺失,小升初难找对口学校

      中国之声记者调查发现,该居民区配套小学即将迎来第一批六年级的小学毕业生,小升初的矛盾日益凸显。这些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升学陷入两难处境,如果不选择车程近半小时的邻近片区公立初中,就要选择家门口这所私立国际学校办的公办班。私立学校的“公办班”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区业主子女小升初问题如何解决?继续来看下面的报道。

      奥运村社区的住宅小区包括万科星园、拂林园、北辰绿色家园等。万科星园业主郭女士称,自己是比较典型的该区域小区业主,40岁,05年买房,08年生子,目前孩子在片区内的国音小学上四年级。

      她表示,教育规划用地被占问题,矛盾已经摆在了眼前,因为片区内的国音附小今年迎来了第一届正在读六年级的小学毕业生。“国音小学六年级目前有6个班,每个班30个人,也就是说马上有180人面临小升初的问题。我的孩子在四年级,四年级有八个班,再往下的三年级、二年级人更多,有12个班。”郭女士戏称,孩子的周末比平日还忙,学美术、学英语,都是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跨区择校”等情况做准备,尽管概率已经微乎其微。

      北京市教委12月17号发布消息称,明年将取消特长生招生,今年全市100%的公办小学和初中划片就近入学。此类严控“跨区择校”的政策一出,更是让奥运村社区这类没有公立中学的片区业主们心急如焚。

      那么,该片区正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们究竟能上哪所初中?

      北京市朝阳区教委在给业主们的《关于奥运村地区教育资源相关问题的回复》中写到:该片区目前暂无其他公立中学。按照就近入学原则,片区对应初中为北京市力迈中美学校(公办班)。此外,当入学服务片区内学位不足时,将向周边邻近服务片区辐射。也就是说,孩子们要么选择报名私立学校的公办班,要么选择离家相对较远的公立学校。

      公办班“四不像”:“家长不想上,学校不想收”

      郭女士坦言,邻近片区的公立学校距离较远,如果遇到堵车,开车单程送孩子就需要超过半个小时时间。而家门口的力迈中美学校公办班,则被不少家长们称为“四不像”班。“我去咨询力迈公立班的一些事情,当时接待人员这样回复,因为他们是私立学校,不设单独的公立班,所谓的公立学生就和私立学生混在一个班上课。如果是上私立班私立学生专有课程的,如国际英语口语之类的课程时,公立的学生只能去别的空的教室去上自习。从我们家长的心理来说,这样的事情确实非常难以接受。”

      中国之声记者了解到,力迈学校初中私立班每年学费17万元左右,而公办班则不花钱。目前的窘境是,一方面家长们在选择力迈学校的公办班时有种种顾虑,比如教学质量、差别对待、出国留学为导向的教育模式能否与国内高中“高考模式”接轨等;另一方面,一位目前孩子正在读力迈学校初一的学生家长表示,力迈学校作为一个私立学校,是以盈利为目的,很难大规模承纳国音附小目前180人左右的毕业生规模。目前,在力迈学校读初一的公立班的学生仅9人。

      力迈学生家长表示:“你去问的时候,力迈学校是不会说‘我们有公立班,你们可以去,可以上我们的公立班’,这个话是从来没有的。告诉我们你可以去考外面哪儿哪儿的学校,可以报名、参加考试。但当时是不说我们这里办公立班。’

      记者以即将小升初的学生家长身份咨询力迈学校公立班事宜,学校招生老师的介绍也印证了这位家长的说法。

      力迈学校招生老师:“我们是建议您……我们是民办的,要是说您有公办的选择,当然更好呀。对吧。”

      简而言之,“家长不想上,学校不想收”,这成了私立学校公办班的尴尬处境。

      一位05年购买拂林园小区住宅的业主表示,此前的购房合同的补充协议中载明,“出卖人承诺社区内教育配套学校的合作方现有北海幼儿园、西城育民小学、北京八中等,业主子女享有一个免赞助费指标。”然而,10多年过去了,当业主的孩子面临小升初,家门口的两块教育规划用地,一块被商业机构占据,一块则坐落着私立学校。

      《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本市新建改建居住区公共服务设施配套建设指标的通知》显示,居住区人口规模为4-6万人的,即应当按照其服务范围均衡配置中学、小学。据统计,奥运村社区19个小区居民已超过8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分析,出现此类问题,与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有关,保障义务教育,应当由政府部门主导。“保障义务教育,不能仅靠社会资本力量来解决,而是应该由政府部门主导。也就是说建了一个楼盘,不是说要让开发商来建配套的学校,而是政府部门应当规划好学校。针对已经出现这个问题之后,地方政府部门应当纠正以前违规违法的做法,建立公办学校,满足当地居民入学的需求。”

      教育规划用地被商用究竟该由谁负责?小升初学生的上学需求如何解决?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原标题:学生宿舍变快捷酒店 北京某教育规划用地被商用十余年

     值班主任:李欢

当前文章:http://www.lovsea.com/6ljctpkzy/621466-211007-46030.html

发布时间:06:58:07

广州设计公司  工业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产品设计  万彩吧  万彩吧  易用设计  万彩吧  易用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工业设计  

{相关文章}

古老的血腥海豚湾还会重演吗?海豚湾|捕鲸|南极海域

    原标题:日本的“撤退”捕鲸业,血腥的“海豚湾”还会重演吗?北京,12月26日(郭伟伟)。12月26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将退出管理鲸鱼资源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努力在大约30年内重新开始商业捕鲸。这个消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注意。自从商业捕鲸被禁止以来,日本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以“科学捕鲸”为幌子继续在南极水域和西北太平洋捕鲸。日本选择“撤军”是否意味着血腥的捕鲸场面将会大规模重演?2009年,一部纪录片《海豚湾》展示了日本太极的海豚捕猎场面,展示了日本血腥的海豚捕猎。在日本渔民的手中,许多海豚在海湾被杀死并流血。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切,这部电影引发了全球性的争论。2010年,该片获得第8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2017年11月,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媒体Mercury披露了一段日本捕鲸船虚拟的十七岁_淘宝新闻网在澳大利亚南部水域捕杀鲸鱼的血腥视频结婚钻戒品牌_滑环电机网。该视频是多年前由澳大利亚海关官员拍摄的,但很长时间没有发布。这个视频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和强烈的不满。然而,面对来自国家和动物保护组织的批评,日本决心成为一个“钉子户”,对停止捕鲸的呼吁置若罔闻。事实上,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该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允许将捕鲸用于科学研究。作为《公约》的缔约国,日本于1988年停止了商业捕鲸,但继续利用允许科学捕鲸的漏洞在南极水域和西北太平洋捕鲸。2010年,澳大利亚向国际法院起诉日本违反《全球禁止捕鲸公约》。2014年3月31日,国际法院发布裁决,命令日本停止在南极海域进行“科学捕鲸”,理由是捕鲸不是为了科学研究,而是为了商业目的。然而,在短暂停顿之后,日本在2015年恢复了捕鲸活动。2017年底,欧盟和其他12个国家谴责日本的南极捕鲸计划,并发表声明反对日本在南极水域正在进行的所谓“科学”捕名人成长故事大全_示范法网鲸活动。除了国际舆论的压力,日本捕鲸船队还面临着来自环保组织的抵制。自上个世纪以来,许多环保组织一直致力于反对捕鲸和捕海豹。然而,这些组织正面临着财政压力和日本监视活动的干扰。2017年,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创始人宣布他放弃了阻止日本捕鲸船队的努力。目前,日本仍然坚持捕鲸。2018年8月22日,日本渔业部宣布,在今年西北太平洋海岸的科学捕鲸活动中,捕获了177头鲸鱼。此外,在今年9月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日本提议取消对一些鲸鱼的商业捕捞禁令。提案被否决后,日本政府最终决定退出。[日本为什么坚持捕鲸?为什么日本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而坚持捕鲸多年?对日本这个小岛屿国家来说,捕鲸实际上是具有数百年历史的传统文化。根据日本新华社华侨报网发表的一篇文章,日本有些人认为欧美国家对日本捕鲸的批评是强加给日本自己的文化观念。是否向“反捕鲸势力”低头,已经上升到了“日本传统文化是否应该与西方妥协”的特殊水平。另一方面,捕鲸对日本有着巨大的经济效益。捕鲸产业链已成为日本沿海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涉及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一旦捕鲸被禁止,不可避免地将导致诸如失业、企业破产和收入减少等地方危机。就政党利益而言,农业、林业和水产养殖业选民是自民党的重要支持基础,自民党自然不会放弃这部分选票。日本以巨额金钱为代价,经常用各种科学研究驳斥国际上的批评,即“捕鲸对鲸鱼种群没有重大影响”。因此,在日本,支持捕鲸远远超过反对。《海豚湾》发行多年后,为了驳斥这部纪录片,日本还制作了一部名为《海豚湾后》的纪录片,该片于2016年11月上映。海豚湾撤离后还会重演吗?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一味宣布,日本将于2019年7月恢复商业捕鲸。然而,通过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目前在南极海域的科学捕鲸成为可能。日本退出IWC后,必须调大道寺_经济效益审计网整其科研计划。共同社报道说,日本将放弃在南极海域的捕鲸活动,允许其船队在其喜宝电影_崔淑媛网近海和专属经济区活动。据《卫报》报道,动物保护组织对日本在南极结束捕鲸表示欢迎,但警告说,如果日本离开国际捕鲸委员会,继续在北太平洋捕杀鲸鱼,它将“完全超出国际法的范围”,并进入“捕鲸海盗国”。澳大利亚海洋保护协会的首席执行官还说,离开国际捕鲸委员会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国际捕鲸委员会已经成为鲸鱼保护的一个推动力。如果日本认真对待鲸鱼的未来,它将不会离开国际捕鲸委员会。总而言之,被无数人唾弃、双手沾满鲜血的旧企业将在高2008.5.12_熄火保护网度发达的日本社会中继续存在……责任编辑:张建丽


https://www.c8.cn/ylsj/zj11x5.htmlhttps://www.c8.cn/ylsj/js11x5.htmlhttps://www.c8.cn/ylsj/gd11x5.htmlhttps://www.c8.cn/ylsj/gdkl10.htmlhttps://www.c8.cn/zst/dlt/zmzs.htmlhttps://www.c8.cn/zst/dlt/lhzs.htmlhttps://www.c8.cn/zst/dlt/dxyl.htmlhttps://www.c8.cn/zst/dlt/sqzs.htmlhttps://www.c8.cn/zst/dlt/zyzs.htmlhttps://www.c8.cn/zst/dlt/qhzs.htmlhttps://www.c8.cn/zst/qlc/zmzs.htmlhttps://www.c8.cn/zst/qlc/dxfb.htmlhttps://www.c8.cn/zst/qlc/ylzs.htmlhttps://www.c8.cn/zst/qlc/zhbzs.htmlhttps://www.c8.cn/zst/pl5/zhfx.htmlhttps://www.c8.cn/zst/pl5/hmyl.htmlhttps://www.c8.cn/zst/pl5/zhzs.htmlhttps://www.c8.cn/zst/pl3/l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w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hmyl.htmlhttps://www.c8.cn/zst/6cai/emzs.htmlhttps://www.c8.cn/zst/qxc/dxjo1.htmlhttps://www.c8.cn/zst/qxc/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ssq/chusanzs.htmlhttps://www.c8.cn/zst/ssq/elyzs.htmlhttps://www.c8.cn/zst/3d/dxjo2.htmlhttps://www.c8.cn/zst/3d/dxzs.htmlhttps://www.c8.cn/zst/3d/wxfb.htmlhttps://www.c8.cn/zst/3d/sqzs.htmlhttps://www.c8.cn/zst/bjkl8/dywzs.htmlhttps://www.c8.cn/zst/bjkl8/hzzs.htmlhttps://www.c8.cn/zst/62.htmlhttps://www.c8.cn/zst/lnkl12/dxzs.htmlhttps://www.c8.cn/zst/59.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q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jbzs.htmlhttps://www.c8.cn/zst/pk10/lrfx.htmlhttps://www.c8.cn/zst/pk10/dwmdw.htmlhttps://www.c8.cn/zst/pk10/jbzs.htmlhttps://www.c8.cn/zst/cqssc/lmcl.htmlhttps://www.c8.cn/zst/cqssc/sihdw.htmlhttps://www.c8.cn/zst/cqssc/sanhdw.htmlhttps://www.c8.cn/zst/34.htmlhttps://www.c8.cn/zst/25.htmlhttps://www.c8.cn/zst/22.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dsiwzs.htmlhttps://www.c8.cn/jihua/zj11x5.htmlhttps://www.c8.cn/jihua/sh11x5.htmlhttps://www.c8.cn/jihua/gd11x5.htmlhttps://www.c8.cn/jihua/pk10.html